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鬼情未了之对不起我爱你-【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23:31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圣氏驱鬼宗族拥有源远流长的驱鬼历史,他们拥有不同程度的驱鬼能力,其中能力顶尖的驱鬼人还能与阴间打交道。到了今天,宗族分支十分庞大,族人散落在世界各地。

如果你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那么,请联系圣氏宗族,他们会收取一定的香火钱,帮你解决麻烦。

每到四大鬼节,圣氏驱鬼宗族的人都会很忙——他们会接到很多驱鬼任务。

在鬼节这一天,人间阴气是一年中最为浓重的,许许多多还未投胎的鬼魂会在这一天重返人间,去他们生前执念之地,完成遗愿后再次回到阴间进入轮回,投胎为人。

鬼节这天穿过阴间的不仅仅是善良的鬼魂,还有一些怨气极重的厉鬼,而圣氏宗族的人会全体出动去把这些厉鬼封进鬼符,交由阴间的黑白无常用鬼火燃烧殆尽,使之失去投胎为人的机会,堕入畜生的轮回。

圣轩今年虽然只有27岁,但已经是圣氏宗族至高无上的的族长。12岁那一年,他的鬼眼开光了,成了宗族史上最年轻的鬼眼拥有者。

能够拥有鬼眼的人在宗族中为数不多。拥有鬼眼后他们就能够看见鬼,在不同程度上使与之接触的鬼半实体化。

而12岁那一年,促使圣轩的鬼眼开光的是他最爱的外婆,或者说,是外婆的亡魂。

那一年,外婆的去世带给他很大打击。躲在公园里哭了很久的圣轩伤心欲绝,突然只觉得眼睛有些疼痛,逐渐地疼痛加剧,他揉揉眼睛,发现沾在手上的不是泪水,而是血。

突然,他看到了他的外婆,外婆就在公园门口的小路上张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从小接受宗族驱鬼教育的圣轩当然明白那是外婆的亡魂,而他唯一要做的事实引导亡魂回到阴间等待轮回。

圣轩急切地走近外婆的鬼魂。外婆也注意到他了,对他很慈爱的笑了。

那时外婆很和蔼的问他,“小朋友,老奶奶好像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可以带我去警察局吗?”

圣轩一听,顿时明白外婆已经过了奈何桥,喝下了孟婆汤,忘却了生前的一切。只是一个执念让外婆又折回了现世。

圣轩牵上了外婆的手,他看到外婆手里拿着一个木陀螺,他顿时明白外婆的执念是把陀螺给他,因为他曾经问外婆要木陀螺,只是木陀螺还未完成,外婆就撒手了。

圣轩答应外婆帮她把木陀螺交给她想给的人,从外婆手中结果木陀螺的那一刹那,外婆的神情显得十分满足。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强烈的白光,圣轩不由得用手挡住眼睛。

那时圣轩从眼缝中瞄到了白无常的身影。白无常向他一鞠躬后,牵上了外婆的手,两道身影随着白光而消失。

一阵哭声让圣轩的思绪从回忆中抽离,他急忙起身走到隔壁的育婴室,轻轻抱起刚刚睡醒在哭闹的宝宝。

在他起身那一刻,房间角落的一道影子也动身,紧跟在他身后。

对于这个如影随形的影子,圣轩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一边哄着宝宝,一边腾出一只手给宝宝热水、冲奶。

把奶瓶递给宝宝后,圣轩转身望向角落的影子——应该说是一名女子的鬼魂。

自从清明节被她跟上后,圣轩的心情从没一天是平静的。他克制自己不跟这个鬼魂产生任何情绪,每当他想要打开冥界路,把她交给无常时,女鬼就会露出很悲伤的神情,让他为之动容,无法狠下心。

女鬼有非常强大的执念。圣轩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是他猜不准她的执念是什么,而女鬼自己也想不起生前的一切——她已经喝下孟婆汤了。

就算圣轩想帮助她遂了遗愿,断却留念,也无从下手。

圣轩点了几柱烟,对女鬼说,“先填饱肚子吧。”

女鬼一脸落寞,不为所动。

圣轩看着女鬼日渐透明化的魂身,心脏不由得一紧,“你在人间漫无目的地停留太久了,再不回去,不出几日就会魂飞魄散,无法轮回,就真的彻底死了。”

女鬼无力地抬眼,眸光闪烁,就像冥河里的彼岸花一样惊艳,世间一切再也比不过这一幕。

圣轩陷入了沉思,凝视着那张绝美的脸。

那一刻的对视,仿佛成了一世纪的永恒,任由万物万事的更迭,凝练成生者对亡者最美好的记忆。

圣轩十分清楚女鬼已经非常虚弱,一阵微风似乎都能够把她吹得烟消云散。

有些事情,自己十分理解,心里却无法接受,如同现在,他的不忍,女鬼的执着,双方的纠缠,导致他理不清思绪。

虽然圣轩是族长,但是族规之下,毫无例外。

在过去这段时间,圣轩用尽一切方法隐瞒了女鬼的存在,否则,女鬼早就被其他族人强行扭送到阴府。

就算被迫回去,她也会不顾一切闯回人间的吧。

如此一来,犯戒的女鬼必定堕入畜生的轮回,而这,是圣轩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对不起……”女鬼细语。

“唉……”圣轩轻叹。

严厉的族规及过早的能力显现,让圣轩被迫养成了喜怒哀乐不显于形的习惯,就算在最爱的亲人过世的时候,心难过得像被千刀万剐,脸上表情依旧如常。

指针指向午夜12点,远处传来隐约的敲钟的声音,提醒着当地居民七夕节正式到来。

圣轩抓了抓头发,转身回房间,女鬼亦步亦趋。

早上醒来,圣轩第一眼就望向角落处。

那里空无一人。

心里一惊,圣轩立马四处开门搜寻,但是偌大的屋子静悄悄的。

她该不会已经……

不安的情绪缠住了他,突然想起什么,圣轩大步走去育婴室。

宝宝躺在婴儿床上,手舞足蹈的“咯咯”笑着。床边,正是那个让他心急的女鬼,一脸满足,正在逗乐宝宝。

见女鬼还在,圣轩松了一口气。视线及到女鬼的下半身,心脏再次攫紧!

她……下半身已经完全透明了。现在只剩下上半身,隐隐若现。

思绪在激烈的斗争,圣轩明白,无论如何,今日必须引领她进入轮回。

是夜,街道上情侣满街,无不沉浸在幸福中。

圣轩凝视着女鬼很长一段时间了,而女鬼沉浸在逗乐宝宝的快乐中。

“琉梨……”圣轩轻轻的喊。

女鬼一怔,停止了所有动作。

被唤作琉梨的女鬼怔怔地看着圣轩,眸里渐渐升起了雾气,模糊了视线。

圣轩走到琉梨面前,小心翼翼的环抱住她,动作轻柔得就像对待世间珍宝。

“琉梨……”圣轩在她耳边温柔低语,脸上的平静假面破碎,流露出悲伤的神情,“已经足够了,这段日子陪着我,我已经没事了……”

“对不起……我不能再自私的留住你,是我羁绊着你,让你无法放下留念……”

“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宝宝,好好教育他,让他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他会是我们的骄傲……”

因为太爱对方,无法停止、疯长的思念与爱意。

琉璃的手环住圣轩,眼里噙满泪水,动情的脸一脸柔和,似乎是想起了生前的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想不起。

圣轩在她耳边细声低语诉说着他的爱,最后轻轻的吻上琉梨的唇。

唇间冰凉的触感,环抱的不真实感,一切都在渐渐逝去。

午夜12时,钟声再次响起,传说中的七夕桥幻化成喜鹊飞逝在夜色中。

屋内,圣轩的怀抱空无一物,只有低低的啜泣声诉说着消逝的温情。

翌日,在圣氏宗族墓地里,一座数月前才立下的墓碑前放着一束黄玫瑰,那束花正在灿烂的绽放着,向墓碑的主人默默倾诉着送花人的心意:对不起,我爱你……

而墓碑上,是不久前刻上的字:爱妻琉梨之墓。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

脑中风后遗症康复理疗

北联生物nk细胞

中国nk免疫细胞

北联nk免疫细胞疗法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