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其实是颁发腐败许可证

发布时间:2020-12-25 07:27:04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其实是颁发腐败许可证

杯酒释兵权,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背后,有人说是亡国的开始,也有人说是开创了宋朝新局面,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今天历史君来和大家聊聊这事儿。

宋太祖赵匡胤(927年3月21日-976年11月14日),字元朗,小名香孩儿、赵九重,涿郡(今河北省涿州市)人,生于洛阳夹马营(今河南洛阳瀍河区东关)。五代至北宋初年军事家、武术家,宋朝开国皇帝。护圣都指挥使赵弘殷(宋宣祖)之子,母为杜氏(昭宪太后)。

赵匡胤起初投奔后汉大将郭威,因喜爱武艺,得到了郭威的赏识。后他又参与拥立郭威为后周皇帝,被重用为典掌禁军。周世宗柴荣时,他又因战功而升任殿前都点检(皇帝亲军的最高将领)。掌握了后周的兵权,兼任宋州(今河南省商丘县南)归德军节度使,负责防守汴京。周世宗死后,其子柴宗训继位,时仅7岁。赵匡胤和弟赵匡义。幕僚赵普密谋篡夺皇位。

陈桥兵变

公元960年正月,镇州(今河北省正定县)和定州(今河北省定县)有人来汴京报告说,北汉和辽国的军队联合南下攻击后周。后周符太后和宰相范质、王溥等不辨真假,慌忙派赵匡胤统领大军北上御敌。甲辰日,行至陈桥驿(今河南省开封市东北40里处)驻宿。第二天黎明,陈桥驿四周突然呼声大起。赵匡胤酒醉方醒,走出卧室,只见众将一个个手执武器,列队站在庭前,以赵匡义和赵普为首齐声说道:“诸将无主,愿请点检做天子。”众将又不等赵匡胤回答,把准备好的黄袍披在他身上,然后一齐下拜,高呼“万岁”。这一件事,历史上称为“陈桥兵变”。

接着,赵匡胤带领大军返回汴。后周大臣韩通闻变,忙从内廷飞奔回家,准备组织兵力对抗。走到半路,赵匡胤部下就将他杀死。宰相范质、王溥在威胁下屈服。正月5日下午,赵匡胤废去柴宗训,称帝,建国号为宋,定都汴京,史称北宋,建年号为“建隆”。

网络配图

赵匡胤建立北宋后,眼见天下割据势力林立,便对赵普说:“我睡不着觉,因为卧床以外都是人家的地盘。”在赵普的帮助谋划下,赵匡胤首先击溃了后周残余势力李筠、李重进等的反抗,然后采取“先南后北”的统一中国的策略,先后攻灭了南平、湖南、后蜀、南汉、南唐等割据政权,同时又加强了对北方契丹的防御。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赵匡胤采取了许多措施。

在结束五代十国局面的过程中,赵匡胤着重考虑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如何重建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使唐末以来长期存在的藩镇跋扈局面不再继续出现;二是如何使赵宋王朝长期巩固下去,不再成为五代之后的第六个短命王朝。

建隆元年(公元960年)末,宋太祖平定李筠及李重进叛乱后的一天,召见赵普问道:“为什么从唐末以来,数十年间帝王换了八姓十二君,争战无休无止?我要从此息灭天下之兵,建国家长久之计,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赵普精通治道,对这些问题也早有所考虑,听了太祖的发问,他便说这个问题的症结,就在于藩镇太重,君弱臣强而已,治理的办法也没有奇巧可施,只要削夺其权,制其钱谷,收其精兵,天下自然就安定了。赵普的话还没说完,宋太祖就连声说:“你不用再说了,我全明白了”。

杯酒释兵权

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年七月初九晚上,宋太祖宴请禁军将领石守信等人。

饮到一半,宋太祖说:“要不是靠众将拥立;我不会有今日。但是,当了天子,日子也实在难受,还不如当节度使逍遥自在。

如今我几乎没有一夜睡得安稳。”石守信等人问道:“陛下如今贵为天子,还有什么忧虑?”宋太祖道:“我这个位置,谁不想坐啊”石守信等听出话中有话,忙表白说:“如今天命已定,谁还敢有异心?”太祖苦笑着说:“你们虽然不会有异心,但是,假如有朝一日部下将黄袍披到你们身上,你们即使不想做皇帝,恐怕也不行吧!”

石守信等一听,大惊失色,慌忙下跪拜叩,流着泪说:“我们实在愚蠢,没有想到这一点,请陛下为我们指出一条生路。”赵匡胤说道:“—个人的寿命,像白驹过隙那样短促;人生在世,不过是为了荣华富贵,享受安乐罢了。

我为你们打算,不如交出兵权,去地方上当官,购置些良田美宅,为子孙后代留下份产业,自己也可以天天饮酒作乐;快活一辈子。我再与你们联姻。这样,在君臣之间就没有了猜疑,上下相安,岂不是很好吗?”石守信等人听了这一番恩威兼施的话,第二天就知趣地称病辞职,交出了兵权。

网络配图

杯酒释兵权后的无奈

由此可见,赵匡胤在“释兵权”时,表现得非常慷慨——当然是慷国家、民族之慨,用《宋史》的原话说就是“赏赉甚厚”,给众武将开出了极为优厚的价码。

透过现象看本质,所谓的“杯酒释兵权”,其实不过是宋太祖赵匡胤“以腐败换兵权”罢了。

在解除石守信等宿将的兵权后,太祖另选一些资历浅,威望不高,易控制的人担任禁军将领,皇帝牢牢地控制了军队。以后宋太祖还兑现了与禁军高级将领联姻的诺言,把守寡的妹妹嫁给高怀德,后来又把女儿嫁给石守信和王审琦的儿子。张令铎的女儿则嫁给太祖三弟赵光美。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是赵匡胤给整个武将集团颁发了一张“腐败许可证”。由于有了皇帝亲自颁发的这张许可证庇护,从那之后,武将们都“理直气壮”地进行腐败。

此后,赵匡胤的武将们几乎清一色的都成为“贪财好色”之徒。史书上称石守信“累任节镇,专务聚敛,积财巨万”;王全斌“破蜀日,夺民家子女玉帛”,纵兵大掠蜀中;王仁赡破蜀之日,“纳李廷珪妓女,开丰德库取金宝”;崔彦进“频立战功,然好聚财货,所至无善政。”张铎“州官岁市马,张铎厚增其直而私取之,累至十六万贯,及擅借公帑钱万余缗,侵用官曲六千四百饼。”田景咸“性鄙吝,务聚敛,每使命至,惟设肉一器,宾主共食。”这一切,皆由“杯酒释兵权”而来。

有个名叫王继勋的武将,是王皇后的胞弟,即赵匡胤的小舅子。据《宋史·王继勋传》记载,这位国舅爷性情残暴,是个贪财渔色、“专以脔割奴婢为乐”(将美女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吃掉)。一天,王继勋府中围墙因大雨坍塌,大量奴婢逃出,跑到宋太祖面前告御状,把王继勋骇人听闻的罪行捅了出来。

宋太祖“大骇”,对王继勋判处:“削夺官爵,勒归私邸。仍令甲士守之。俄又配流登州。”但最终处理起来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等自己的小舅子王继勋上路前往流放地,赵匡胤早已改授其职为右监门率府副率。开宝三年,王继勋被任命为西京洛阳的行政长官,到任之后,变本加厉地发泄着自己的残暴本性,又开始吃人:“强市民家子女备给使,小不如意,即杀食之。”据统计,到宋太宗赵光义在位王继勋被处死时,短短的5年间,王继勋前后亲手杀掉和吃掉的奴婢就多达100多人。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食人恶魔,如果不是赵匡胤的庇护,绝不会出现这种令人发指的案件。

网络配图

“杯酒释兵权”是宋太祖赵匡胤与整个武将集团的一场政治博弈,既然是博弈,作为博弈双方自然都不可能无本生利,不付代价。“杯酒释兵权”将一帮能征善战的武将手中军权剥夺了,让他们靠边站,对大宋帝国来说,无异于是自毁长城。宋朝后来饱受外族欺凌与蹂躏完全与此有关,单就“杯酒释兵权”所开的一代风气而言,其后果就非常严重。

赵匡胤“以腐败换兵权”的策略,除了在立国之初相继发生了两起由后周旧臣李筠、李重进所发动的叛乱外,此后,在大宋帝国内部,300多年间竟然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黄袍加身”的政治事变。

然而,天下事往往有一利则必有一弊。“以腐败换兵权”对于大宋帝国来说,无异于慢性自杀。到宋仁宗时,无故猜疑能征善战的名将狄青,将其贬至陈州,不久他便在陈州忧郁而死。从此以后,北宋再无良将,最终导致被金灭亡的悲惨结局。

赵匡胤的这一做法后来被后辈一直沿用,主要用途还是为了预防兵变,但如此一来,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能调动军队的不能直接带兵,能直接带兵的又不能调动军队,却削弱了军队的作战能力,以至后来宋朝在与辽、金、西夏的战争中,连连败北,这是后话了

新疆性发育慢医院

天津市苯胺中毒医院

陕西省肝脾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