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陈立军历史学语境下的西欧村庄共同体红虎耳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2:21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陈立军:历史学语境下的西欧村庄共同体

——概念的解析与界定

【提要】村庄共同体是西欧中世纪乡村社会的重要基层组织。它不仅在组织农业生产、制定村规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且,它也为西欧社会孕育了民主因素、自治因素以及法律因素。但是,目前史学界对其概念的理解却存在一定误读。本文试图从村庄共同体概念的界定入手,通过对其概念的梳理,指出国内学术界对村庄共同体概念界定上所存在的问题;并从词源学的角度出发,进一步分析西欧村庄共同体所具有的基本内涵和特征,从而为国内史学研究提供一定的借鉴。

【关键词】西欧 村庄共同体农村公社

对于村庄共同体的探讨,是西欧中世纪历史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当然也是引发争议最多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其含义的多样化。从中世纪西欧的庄园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当记录员在称呼某一个村庄的居民时,他们会使用很多的词汇,如hominies ville(村庄里的人)、villata(村民)、vicini(邻居)、communitas ville(村庄共同体)等。①其中,最经常用来描绘村庄居民的就是communitas ville,即“村庄共同体”这个词。‚Communitas这个词应用十分广泛,它的本意是指“全体的”,这种全体小到一个村庄,大到一个王国,都可以称之为communitas。但是,如果要正确地理解和界定这个概念,则需要将其置于具体的语境之中。

那么,如何在历史学的语境下去理解这个概念呢?这一直是史学界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正如马林·科瓦林斯基所说:“有关共同体的概念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中世纪的历史学家,特别是那些对村庄和公社历史感兴趣的人。”ƒ村庄共同体是西欧乡村社会中普遍存在过的地方组织机构,它在西欧社会中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并不是被某一个国家或民族所特有。因此,我们可以把整个西欧的村庄共同体纳人一个体系之下进行研究。但是,由于西欧社会中所存在的村庄共同体数量众多(据统计,在1789年仅法国就有44000个),并且它们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当然这种差异只是一种程度上的差异,而不是类型的差异),这使得任何一个历史学家们都不敢保证他们所选取的事例就是最具代表性的。因此,我们只能对这些村庄组织的本质特征及活动做一般性的概括与归纳。

深人而有效的学术探讨是建立在对核心话语准确界定之上的,笔者试图从历史的语境人手,对村庄共同体的概念做一学术上的梳理,从而进一步明确村庄共同体在中世纪西欧社会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以求教于方家。

一、学术界的争论

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村庄共同体概念的界定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对其基本内涵的理解也始终存在着很大的模糊性。

国外史学界对村庄共同体概念的界定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1.定位

1.公社说

从19世纪到20世纪早期,由于受到社会进化论思想的影响,公社说十分流行。学者大多认为农村公社是在农业社会中普遍存在过的。他们把印度等东方社会存在的村社组织推而广之,认为古代西欧的公社可以远溯到日耳曼人时期,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而普遍存在于中世纪。①其代表人物是梅因和西伯姆。亨利•梅因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去研究村庄共同体在英国地方管理中的重要作用。通过对比印度和英国社会所存在的一些公社的现象,他认为,印度的农村公社和条顿的村落有很多相似之处,益格鲁一撒克逊时期的英国也必定存在过公社及公社土地所有制,而且一直保存到中古时期。他不但列举了日耳曼人和印度人的公社,而且还谈到了凯尔特人、希腊人、罗马人的公社。在他看来公社制度在整个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是普遍存在的。随后,西伯姆也按照时间的顺序追溯了公社在英国社会的起源,认为这种组织应该起源于罗马征服不列颠时期。②此外,俄国人科瓦列夫斯基也论证了公社存在的普遍性。③但2 0世纪中后期,这种观点受到多数人的质疑。

(2)政治说

在霍兹沃斯看来,“共同体”(community)是一个具有政治意义的概念。以英国为例,13世纪的共同体主要有村(townships)、庄园(manors)、百户区(hundreds)、郡(counties)、不同种类的特权区(franchises)、自治市(boroughs),整个国家也可以叫作一个共同体。④高恩也认为:“地方共同体在政治结构上可分为三个部分,即村庄共同体、百户区共同体和郡共同体。村庄是家庭生活的基本共同体;百户区则是村庄与王室之间的中介,是两者之间进行联系的共同体;郡共同体则是百户区与那些在王权之下的上层阶级之间联系的共同体。”⑤霍兹沃斯等人从政治学的角度出发去理解村庄共同体概念,因此,他们的阐释具有强烈的政治倾向性。

(3)集体说

把集体行为作为判定村庄共同体的最为核心的要素,这一观点最早是由苏珊?雷诺兹提出的。她经过详细的论证后指出,“我所关注的这种共同体(即村庄共同体),对它的一个主要界定就是其所从事的集体行为。当共同体内部成员之间的关系是典型的互助、多边以及直接的关系之时,而这种关系不是以官方或者统治者为中介的,同时这种行为更多的是由共享的价值和规范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正式的法律来决定的"。①在雷诺兹看来,并不是每个村落都能被称为共同体的,只有那些具有集体共识和集体行为的村庄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共同体。

(4)地域说

英国著名学者克里斯托弗?戴尔、彼得?克拉克以及罗斯等人,则是从地域范畴的角度去讨论村庄共同体概念的。他们认为,村庄以及兄弟会等共同体组织都具有一个共同特征,即一定的地域界限。据此,他们认为任何的共同体都要有自己的地域范畴,当一个村庄、市镇、郡,甚至国家有自己明确的地域界限时,那么它们就可以被称为一个共同体了。②

(5)其他学者的观点

英国学者菲利普•斯科菲尔德指出,“在中世纪的背景下,村庄共同体就意味着自我管理,相互支持,共同防御,共同的仪式,集体信仰,但它也意味着隔绝与狭隘”。③而鲁宾在谈到村庄共同体的概念时指出,“由于它隐藏了内部冲突与差异,因此它变得更加模糊而不是更加明确了”。④布鲁姆认为:“村庄共同体,无论怎样,它都是一个经济共同体、财政共同体、合作共同体和信仰的共同体。"⑤朱莉菲则认为:“一些团体只要它们有能力执行共同的法律行为,它就是一个共同体。”⑥

2.存在与否

尽管有很多的学者都认同西欧村庄共同体的存在,但还是有一些学者对此提出了异议,英国著名学者麦克法兰就是其中之一。他从不同的角度,批判了在中世纪的英国曾经存在过村庄共同体的观点。通过对埃塞克斯郡的厄尔斯科恩教区1500多份档案资料的解读后,他指出:“英国的村庄,甚至是在1348—1349年以前,是由具有个人主义精神的农民占据主导地位的,他们以原始资本主义(proto-capitalistic)的方式去从事追求利润的事业?”⑦而加拿大多伦多学派的代表人物达文特也指出:“如果某个学生……将地方共同体当作一个自立的?自给自足的经济及社会单位来对待的话,那么他会再一次面临着相互矛盾的证据?”⑧蒂托也认为:“这种荒诞说法(指中世纪的村庄是一个共同体)顽固的令人难以置信,且很难根除;而且事实上,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了中世纪的农业经济并不是自给自足、设备齐全的、独立的或‘自然’的经济状态。”①

一言以蔽之,国外史学界围绕西欧村庄共同体概念的分歧不但涉及面宽,而且认體异也十分明显。

在21世纪以前,由于受到传统史学思想的影响,特别是苏联史学思想的影响,中国老一辈的史学家们都借鉴了“公社说”,直接把village community译成“农村公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今的国内史学界。例如,马克垚先生就认为,在“中古盛期的西欧,通行的原则是‘没有无领主的土地’,所以独立的自由的农村公社几乎消失不见了,除非在十分荒僻的山区。它的内部,私有成分也大大强化了,成了主导方面,但公有经济——如公共土地——仍然存在着,并且是当时农村经济的必要组成部分。它的一些原始民主平等风习,也还在各地以不同程度不同形式表现。……西欧公社之所以长期存在,是和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密切相关的。中世纪西欧的生产力决定了公社这种组织的顽强性、长期性”。②朱寰先生也持此观点。③赵文洪先生是当今国内研究村庄共同体的专家,他在吸纳了国外著名学者观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公地共同体”的概念。④相比较而言,国内有关这一问题的论著主要有两个特点:首先,把中世纪西欧的村庄共同体看作是原始公社的一种“残余”,因而直接将之称为“农村公社”,其目的是指出农村公社这种社会组织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普遍性;其次,更多的学者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理解这个词,因此直接将共同体译成了“社区”。实际上,上述两种观点都是对中西方历史的双重误读,也是某种历史认识的误区使然。

二、“公社”与“社区”在中国的由来

国内的很多史学家在遇到village community这个词语时,一般不加区分地直译为“农村公社”。实际上,在中国古代,“公社”一词最初是指古代官家祭祀的处所,并不具有今天的含义。如《礼记•月令》:“(孟冬之月)天子乃祈来年於天宗,大割祠於公社,及门閭,腊先祖五祀。”孔颖达疏:“以上公配祭,故云公社。”⑤《墨子•迎敌祀》:“巫必近公社,必敬神之。”⑥《汉书•郊祀志》:“(高祖)因令县为公社。”颜师古注引李奇日:“犹官社。”⑦现代汉语中“公社”一词为外来词(意译),与古汉语中“公社”一词含义不同。⑧到了后来,“公社”一词则逐渐地演变为地方基层组织或民间团体。⑨但中国古代的这种“村社”组织与西欧的村庄共同体完全是两回事,二者之间不能相提并论,更不用说对译了。⑩

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国学者会将西欧社会的village community译成“农村公社”呢?这主要是受到了苏联史学的影响。苏联教科书中写道:“所有的民族都经历基本相同的道路……社会的发展是按各种既定的规律,由一种社会经济形态向另一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的。”11在这样的思维框架下,对农村公社问题的研究就成为对“世界历史发展的统一性、规律性”的揭示。①尽管“农村公社”并不是“五种生产方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一些学者看来“农村公社是人类社会由野蛮向文明过渡的桥梁,是由氏族部落制度向国家过渡的必由之路。农村公社制度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它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父系氏族制度阶段,长期存在于阶级社会之内,无论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都曾在不同程度上保存农村公社制度或者是它的残余,只是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里才使农村公社制度走向瓦解”。②在他们看来,无论是西欧古代的马尔克(Mark),还是中世纪的村庄共同体(village community)都是原始社会末期所遗留下来的农村公社的残余而已。

实际上,这既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也是对西欧中世纪历史的误解。他们并没有真正厘清马、恩所论及的“农村公社”与“马尔克公社”的关系,而是把二者混为一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很多作品中都对农村公社和马尔克公社给予了严格的界定,二者之间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实体。正如霍布斯鲍姆所指出的,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明确地说,原始公社制度的发展,有三条或四条线路,各自代表一种在它内部已经存在或隐含于其中的社会劳动分工形式,它们是:东方形式、古代形式、曰耳曼形式和斯拉夫形式,后者的提法有些晦涩,以后就没有进一步讨论,不过它与东方形式有密切关系”。③笔者对马、恩论著中这四种形式的公社组织特征进行了简单的归纳,从中可窥一斑。

所谓东方形式的公社组织就是指“亚细亚的公社”。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中有所论及,它有如下特征。1.“自然形成的共同体”,即通过血族关系联结而成的共同体,是公社占有土地的前提。④2.就公社内部来说,土地公有,个人只是占有者,这种占有必须以“公社成员的身份为媒介”。各个家庭“独立地在分配给他的份地上从事劳动”。个人对公社来说是不独立的只表现为偶然因素”。⑤3.公社经济是自然经济,“生产的范围仅限于自给自足,农业和手工业结合在一起”。“各个小公社彼此独立地勉强度日”。⑥4.凌驾于公社之上的是“更高的所有者或唯一的所有者”,他不仅是公社土地的实际所有者,是“公社财产的真正前提”,也是公社成员人身的所有者。他把公社成员作为自己的财产,即奴隶,“普遍奴隶制”下的奴隶。-公社剩余产品“不言而喻地属于这个最高统一体”。⑦

而马克思所论及的“古代公社”的基本特征有:1.“土地为公社所占有”,“一部分土地留给公社本身支配”,成为公有地,另一部分则被分割,成为每一个公社成员的“私有财产”。公社成员的身份是他占有土地的前提。公社财产(作为国有财产)和私有财产是分开的。“所有制表现为国家所有同私人所有相并列的双重形式”,但“后者被前者所制约”。⑧2.这种公社把城市作为自己的基础,这种城市“是以土地财产和农业为基础的城市”。⑨

所谓的日耳曼形式的公社就是指马尔克公社。在《马尔克》、《法兰克时代》等著作中,恩格斯对这种公社做了较多的论述。其基本特征如下。1.早期全部土地归公社所有,或共同耕种,或分配给各个家庭使用,定期分配和更换。后来,“耕地和草地的各个份地,已成为自主地,成为占有者的自由财产”。但公社对这些土地仍具有最高统治权,必要时加以“监督和调整”。森林、牧场、荒地、犁头所不能及的地下埋藏的财富,都归公社所有。①2.在公社内占有份地的个人,必须对公社负担一定的赋役。②3.“每个马尔克都是自给自足的”。“邻近的各个马尔克的产品,差不多是完全相同的。因而它们之间的交换,便几乎不可能了”。各个公社之间“没有,或者几乎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联系”。③4.当地主得到了马尔克的土地,使马尔克服从自己的统治时,“旧的马尔克公社仍然继续存在下去”。马尔克也通过移民在地主的土地上定居下来,“土地所有权还是地主的,移民必须世世代代向地主付一定的代役租,为地主服一定的徭役"。④5.“在整个中世纪里,它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和典范”。⑤

而斯拉夫形式的公社,就是特指俄国的农村公社——米尔而言的。而且,他们明确指出了这种斯拉夫形式的公社组织与亚细亚公社有着相似之处,例如,恩格斯就曾指出农村公社“在数千年中曾经是从印度到俄国的最野蛮的国家形式即东方专制制度的基础”。⑥但是西欧所存在的马尔克公社组织则与之完全不同,他们之上并没有“最高的统一体”。而且从土地所有制的形式来看,马尔克是典型的公有制和私有制相并存的所有制形式,“公社所有制仅仅表现为个人所有制的补充”⑦,而东方式的和斯拉夫式的公社其土地所有权则归属“最高统一体”。从公社成员的关系上来看,东方式的和斯拉夫式的公社更多的是以血缘关系为主。

由此可见,马、恩所论述的四种形式的公社是几种完全不同质的东西。然而,国内学术界在阐释它们的时候都笼统地贴上了“农村公社”的标签,这恰恰是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简单化的表现。还有很多学者是这样推理西欧公社制度发展模式的:原始公社——农业公社——马尔克公社。显然,这是一种直线进化理论。这种模式就是要证明,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按照从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的模式来过渡的,而农村公社则是二者之间过渡的桥梁,是任何社会都不能逾越的。但是,这种理论显然与人类历史发展的史实是相违背的,从而使得这一理论在解决实际问题时常常自相矛盾。

基于上述原因,在有关公社问题的研究中,许多学者都喜欢使用“原始公社的残余”一词来解释中世纪村庄共同体的现象。但是依据上述马克思主义对公社问题的理解,这种说法显然不够妥当。这种观点将公社的公有制看作前资本主义公社最为重要的本质,同时又将公有制看作与阶级社会截然对立的东西,因此’在面对阶级社会中存在的共同体组织时无法自圆其说,无法对其做出合理的解释,于是只好用“残余”来搪塞。因而,笔者认为将中世纪西欧社会的village community直接称为“农村公社”或者“公社残余”,显然与史实不符。

此外,英文community一词除了含有公社、团体、社会、公众和共同体等多种含义外,还有社区的含义。“社区”一词是中国社会学者在20世纪30年代自英文意译而来的。1933年,以费孝通先生为主的燕京大学的一批青年学者,在翻译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帕克(1864-1944年)的论文集时,第一次将英文community这个词译成了“社区”,此后逐渐成为中国社会学的通用术语。因与区域相联系,所以“社区”有了地域的含义,意在强调这种社会群体生活是建立在一定地理区域之内的,这一术语一直沿用至今。由于社会学者研究角度的差异,社会学界对于“社区”这个概念尚无统一的定义。但许多学者认为,社区概念是以一定的地理区域为前提的。1955年美国学者G.A.希莱里对已有的94个关于社区定义的表述做了比较研究。他发现,其中69个有关定义的表述都包括地域、共同的纽带以及社会交往三方面的含义,并认为这三者是构成社区必不可少的要素。①R.E.帕克认为,社区的本质特征是:1.有一个以地域组织起来的人口;2.这里的人口或多或少扎根于它所占用的土地上;3.这里的人口的各个分子生活于相互依存的关系之中。②而我国著名社会学家郑杭生认为,社区是进行一定的社会活动,具有某种互动关系和共同文化维系力的人类群体及其活动区域。③可见,将community翻译成社区应该只适用于社会学的语境之中。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把中世纪时期的村庄共同体,看作“原始社会的残余”,而用“农村公社”来代替村庄共同体,那么就只承认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性,从而抹杀了其特殊性;如果我们把村庄共同体直接称为“社区”,把它看作与现代社区相对等的概念,那么就会抹杀社会学话语和历史学话语的界线,从而造成概念上的混淆。因此,笔者认为在历史学的语境下,将village community这个词译为“村庄共同体”更为妥帖,这样既体现出历史学与社会学之闾的差异,同时,也体现出西欧历史发展的基本特征。那么,究竟什么样的组织才称得上是村庄共同体呢?它的基本内涵为何?它又具备哪些基本的特征呢?

三、从common到community——村庄共同体内涵与特征的解读

在英国著名的文献《大宪章》中,中世纪的“村庄共同体”被描述成一个特定村民的集会,他们以某种方式选举村头、牧师以及四个村民,代表整个村庄去参加王室法庭。④戴尔认为,村庄共同体是“指一群人,这些人居住于一个特定的地域范围内,其组织程度达到了对资源(通常是田地和牧场)的控制,以及能与诸如国家这样的上级权威进行联系”⑤罗赛讷认为,只有当村民开始行使他们的权利“以实施其有关集体事务的权威,并且赋予此权威以合法性”之时,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村庄共同体。⑥前面所谈到的菲利普•斯科菲尔德则认为,在中世纪的背景下,村庄共同体就意味着自我管理、相互支持、共同抵御、共同的仪式、集体信仰,但它也意味着隔绝与狭隘。⑦而布鲁姆认为,村庄共同体的真正内涵应该是一个融合了经济、财政、合作以及信仰等方面的共同体。⑧还有学者则直接把村庄共同体看作一个实体,认为这个实体主要是管理地方事务,特别是农业事务。

从以上学者的观点中我们可以看出,学术界至今也没有对村庄共同体的内涵与特征做出一个系统的概括。实际上,我们可以从词源学的角度,从common这个词人手,对西欧村庄共同体的基本内涵做出解读。通过词语来对社会的政治经济状况进行探讨,并把单词的释义置于整个西欧社会的背景之下,在以前的学术界曾取得过较好的效果。?《英语韦氏新国际大词典》、‚《新大不列颠百科全书》、ƒ《牛津英语大词典》、④《朗文英语大词典》、⑤《布莱克威尔政治学大词典》⑥等书的相关条目,对common及以它作词根的派生词做出如下释义:“common”公共的;公地,公用草地;公用,共有;"commoner”平民,与“Noble"下议院议员相对应;“commonalty"(正式的)平民、大众;"common land"公地,公共用地;"common age"(法律)牧地公用权;"common law"(专技)英一美法系习惯法;“commonweal"(正式或文语)公益,公共福利;“commonwealth”(专技,正式或文语)全体国民,与“commonweal"等同;“commune"公社;“communal”社区的,社区公有的;公有的,公共的;(种族、宗教、语言)团体的;“community"(专技)同居一起之动物,同生一处之植物;圏子,共同体,一群兴趣、宗教、国籍等相同的人同住一个地方;“communication”传达、联络、交换、通信;“.com”国际互联网(Internet)网站名称的核心组成部分;“communism”共产主义。

从以上的列举来看,common及以它作词根的英语单词都有一个共同的内涵——那就是强调其“公共性”,这一点是我们在研究西欧中世纪历史时应特别注意的一个问题。我们在强调私权在西欧社会发展过程中所起作用的同时,对欧美资本主义社会生活中的公权部分也不应忽视,甚至更值得关注,因此只有对私有、社会公共空间都加以考虑才能够全面理解西方社会。

词根common在《英语韦氏新国际大词典》中有如下意思:

1.(a)belonging or pertaining to the community at large, either as a social group or as a political organization; public. (b)to or characteristic of mankind.

2.shared equally or similarly by two or more individuals or species or by all the numbers of group or kind.

3.(Law) the right(arising either from a grant or contract, or from prescription or operation of a statute) of taking a profit in the land of another, in common either with the owner or with other persons.

从这些解释当中可以清楚地看出,common—词强调的是团体中的公共部分,是一种大家共有的权利,它完全不同于私有产权,不具有排他性和独享性。取com”作为国际互联网(Internet)网站名称的核心组成部分,其实质就是强调国际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兴社会公共空间的共享性。西欧的封建社会的本质就是一种契约关系,而这种契约关系都承认彼此之间的权利与义务,从而形成了一种大家都认可的“公共空间”。这种“公共空间”的存在表明任何一方都没有权利独占它,“这些公社土地、自主地和份地与领主自营地的共存本身,就是西欧封建生产方式的构成要素”。⑦作为词根的common具有了这种“公共性”,那么由它演化而来的community其含义如何呢?《英语韦氏新国际大辞典》中对community做了如下解释:

1.an assemblage of animals or plants living in a common home, undersimilar conditions of environment,or with some apparent association of interests.

2.A body of people having common organization or interests, or living in the same place under the same laws and regulations.

3.Society at large; a commonwealth of state, a body politics; the public, or people in general; the people of a particular place or region, as a town,village,or neighborhood.

4.joint relationship or ownership; common possession or participation.

5.in various civil-law systems (as French,Spanish,and Roman Dutch)and in some state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species of partnership or society of property arising between husband and wife. It is called conventional community when arising from contract; legal community,as arising by virtue of the marriage itself. The idea of this community sprang up in the Middle Ages in various parts of Europe,and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it varies in different places. Sometimes the community covers the whole property of husband and wife,that is,the property acquired during the marriage ; sometimes the community property comprises the movable and immovable conquests. English law at an early time rejected the idea of community, as did the law of Normandy.

由上我们可以看出,community首先是它的生态学意义群居于同一环境下的动物或植物的复合体。由此推论,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更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结合于一起,制定共同遵守的法律规则(这就是第2条词义),进而形成了家庭、乡村、城市,直到民族、国家、国际组织等政治共同体。其中关键的要素是:一定的地理区域;拥有一定公共权利的人群;制定并遵守的行为规则;共同选举的政治组织机构这四部分。而这四部分要素也是构成村庄共同体核心的组成部分。从以上的词义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common还是community其本质的含义都是对公共权利的肯定。因此,在中世纪的西欧,当村庄演变为community之时,这种公共权利就具有如下两层含义。

首先,是指公地制度下附着于土地上的公共权利。它包括:在敞田中公共放牧以及使用公有地的权利。在西欧中世纪的村庄中,土地分为开垦地和未开垦地。所谓的开垦地就是指耕地,一般情况下村民都会在耕地中拥有自己的份地,这种份地被分成一块块的条田,村民之间的条田彼此交错分布。最为重要的是,在秋收后这些条田都要作为公共的牧场向全体村民开放,每个有份地的人都可以在上面放牧家畜。换句话说,秋收之后,农民在份地上的“私权”就变成了“公权"。因此,梅因也将作为耕地的条田(strip),称之为common?common able或者open fields或者intermixed lands。?除了在开垦地上的公共权利之外,村民还拥有在村庄未开垦地上的公共权利,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公共权就是指这方面而言的。这种未开垦地包括村庄周围一定区域范围内的森林、沼泽、荒地、草地、矿藏等,村庄中每个村民都有权利在上面攫取自己所需的东西。正如布鲁姆所指出的那样:“无论是在周期性地重新分配耕地的村庄,还是每户长期占有耕地的村庄,几乎每个村庄都有公共土地掌握在共同体的手中。”‚有很多学者都认为,村民在荒地上的公共权利是自古就有的,并且一度所拥有的范围很大,尽管经过一段时间的慢慢侵蚀,即使到了16世纪也并没有完全消失。ƒ

其次,是指每个共同体成员拥有参与村庄事务的公共权利。而这种公共权利往往是我们在谈论村庄共同体时所忽略的。在西欧的村庄共同体中,这种公共权利包括出席村民大会(在庄园时代就是庄园法庭)的权利;参与制定村庄法令(即村规by-laws)的权利;选举村庄管理人员的权利;享受济贫的权利等。当这些公共权利与公地制度紧密联系在一起时,这样的乡村聚落就可以称之为一个“村庄共同体”了。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在中世纪的西欧,“公权”与“公利”的社会空间不单单是指一些物质上的公用财产,其中更孕育出一种西方社会所特有的维护平民权益与社会公共空间的精神。西欧人更是以此形成了一种惯例,用以约束人们的行为。正如上面列举community的词义所显现的,在这一社会空间内,大家的权利都是平等的,并且共同拥有或者集体参与,其目标是要实现平民政治。这种思想经过中世纪的演变,为西方近代的民主制度做了思想上的铺塾。

综上所述,中世纪西欧村庄共同体的基本内涵就是对公共权利的肯定,这种公共权利包括附着.于土地上的权利以及参与村庄公共事务的权利。其中,土地上的公共权利是村民参与公共事务的基础,而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又是拥有土地上公共权利的保障。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在中世纪的村庄共同体内部并非人人平等,那里不仅有着经济上的差别,同时也存在地位上的不同。在中世纪时期的村庄集会上,那些无地的村民“几乎不被计算到出席的人数上”的。②如果说对公共权利的拥有是西欧村庄共同体基本内涵的话,那么它的基本特征又是什么呢?

通过对村庄共同体基本内涵的解读,并在综合了西方一些学者观点的基础上,笔者把西欧村庄共同体的基本特征归纳为如下几点。第一,西欧的村庄共同体是以地域而不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是以家庭或联合家庭为基本单位聚集在一起,并具有一定的规模;第二,拥有管理村庄生产、生活的权力机构以及管理人员,同时这些机构和人员都不是来自外部权力的任命,而是由内部独立生长出来的,并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与上层机构相联系;第三,有自己制定的规章制度——村规,并且能够保证这些村规有效地执行;第四,其成员都有权利使用共同体内诸如森林、沼泽、草地以及溪流等公共资源,这些资源不属于某个人,只属于共同体;第五,成员之间能够相互协作,共同承担或对抗来自上一级机构所强加的义务。所有具有上述这些特征的村庄,都可称之为“村庄共同体”。

注: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社会转型时期英国乡村基层组织研究"(14BSS025)及教育部人文青年基金项目“西欧村庄共同体研究"(12YJC770009)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牡丹江师范学院历史系副教授)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史学理论研究》2015年02期

治疗甲状腺肿大专科医院

牛皮癣专科医院

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